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我在路上最爱你》:韩国导演镜头下的“东莞女”   

2014-03-28 17:42:23|  分类: 华语强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莞女”指的是一种特定身份的女性,而不是居住在东莞或户籍在东莞的女性——在《我在路上最爱你》里,黄圣依扮演的角色应该就是这类“东莞女”之一,后来在网上看到 “夜场女”、“外围女”的词汇,我从来没去过夜场,而且连内围都没去过,更没进过外围,所以不明白这些词都是什么意思,估摸着就是性工作者的别称?

究竟《我在路上最爱你》里的黄圣依是不是“东莞女”,影片没有给一个直截的交待,不过从细节来看,暗示很多:首先,她是一个夜总会的女性工作人员,需要陪客人喝酒跳舞什么的;其次,在火车上只要一看到穿制服的,譬如说来个列车员查票。黄圣依就会害怕得躲到人家后面,反应很剧烈;再次,黄圣依非常抗拒拍照,即使是在火车旅途上,有人拍照她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去挡,看来是某种“职业”习惯;最后,黄圣依从流光溢彩的帝都回到穷乡僻壤的老家,从打扮得花枝招展到返璞归真,明显是一个进城从事特种职业的打工妹形象,这些都很符合“东莞女”的典型特征。

《我在路上最爱你》:韩国导演镜头下的“东莞女”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东莞大扫黄之后没多久,我看了《南方人物周刊》上面的一篇长篇报道,是关于潘绥铭教授多年来对于“东莞女”的研究,看了以后受益匪浅。原来“东莞女”们跟带领他们的“鸡头”主要凭借感情纽带来维系,有些“鸡头”甚至就是“东莞女”包养的,但在“鸡头”那里,这些女孩能收获心灵慰藉甚至哪怕是虚伪的爱情。从片中的文章和黄圣依关系来看,颇有些类似。当然,片中也没有直白的交待,但从文章的做派来看,肯定是一位土豪,我觉得很可能就是黄圣依工作的这家夜总会的老板,而且应该已经有了家室——文章曾怒吼着甩给黄圣依一张信用卡,怒吼着要她“去买一个家”,其情其心呼之欲出。而黄圣依的这趟火车回家之旅,某种意义上也是被文章逼的。

黄圣依逃离了帝都,千里迢迢坐着火车回到了云南老家,通过剧情交待我们得知,她的母亲是个下乡的知青,最后抛弃了乡下的丈夫孩子回城,只给女儿留下了一个舞蹈梦——这无疑是当代中国社会剧变的一个缩影,而衰败的家乡、老去的奶奶、空空如也的老家,正是近些年中国社会城市化后农村空心化的标准写照。

耐人寻味的是,《我在路上最爱你》的导演居然是韩国导演金丰起,他也是此片的编剧,看来,金丰起对中国的国情不无了解,甚至能细致到社会的神经末梢——用一种所谓的“暖心”爱情的方式,金丰起巧妙(无意间?)回避掉了审查的问题,欲言又止的讲述了一个底层“东莞女”的故事。

池珍熙支撑的另一条线则是寻求心灵港湾的故事,跟黄圣依那条在实质上是一致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9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