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赛德克·巴莱》:该出草时就出草  

2012-05-22 11:02:50|  分类: 华语强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草”其实指的是台湾某些少数民族猎人头的习俗,这些民族尚处于原始阶段,猎人头行为在其社会生活中被赋予了深远的人类学意义——譬如《赛德克·巴莱》里的赛德克族马赫坡社男子,在“出草”后才有资格纹面,才被认可为是一个真正的成年男性。

《赛德克·巴莱》是一部命运多舛的电影,影片也被剪辑为五、六个不同的版本分别放映,而在大陆公映的这个版本,系由魏德圣导演亲自操刀剪辑,两个半小时多的时长,已经集合了《赛德克·巴莱》的精华,审查时也只在台词上做了两处微不足道的改动,并不伤害剧情,因而导演对这个版本也十分认可。

《赛德克·巴莱》讲的是台湾现代史上影响深远的雾社事件,长期以来,这一事件被作为“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代表,在主流历史叙述中反复提及。不过魏德圣并没有把雾社事件简单化、脸谱化,而是尽可能复杂的还原了历史的多元脸孔。当然,历史研究本身就是个“无底洞”,要让所有人在所有的细节上满意,绝对是不可能的任务——那也不是电影该承担的责任。

日本残酷的殖民统治是激起雾社事件的主要原因,那些被称为“草地皇帝”的殖民警察对原住民动辄打骂、侮辱、诱奸,而且殖民者疯狂掠夺资源,砍伐原住民奉若神灵的大树,从生理、心理上都严重侵犯了原住民的权利。不过,《赛德克·巴莱》也没有刻意扭曲日本人形象,片中也有与原住民友善的日本警察,有的还跟原住民女子通婚,而日本殖民者想用现代文明来“开化”赛德克族人的努力,在片中也有展现。同时,影片也直面了原住民内部的“血海深仇”,某些村社甚至加入日本军警队伍,参与围剿抗日的村社(历史上同族相残的“第二次雾社事件”亦是异常血腥);此外,雾社事件中原住民屠戮日本妇女儿童,影片也没有回避(大陆版有所删减)。

除去国族矛盾(赛德克族人其实没什么国家观念),《赛德克·巴莱》更多的呈现了一种反思现代性的视角:身处现代文明中的我们,想当然的觉得原住民愚昧、野蛮,但赛德克人秉承的正是“野蛮的骄傲”,他们的风俗习惯凭什么要被你的“文明”改变?连“出草”都成了杀人罪,岂不是男人都当不了男人?那样死后是没有资格踏上彩虹桥重遇祖灵的!

作为雾社事件的领导人,马赫坡社的头目莫那·鲁道当然是抗日英雄,曾去日本游历的他,深知日本实力的强悍,一旦“出草”,就是死路一条,因而长期对日本人忍气吞声,片中倒是把他塑造为长期处心积虑暗中谋划武装暴动的角色,恐与史实不符;此外,日本殖民统治要建立现代政府机构,村社头目的权力被逐渐架空,这也是莫那·鲁道决意以死相拼的重要诱因。

同样是信奉自然崇拜、膜拜“神树”的原始部落反抗现代殖民者的故事,《赛德克·巴莱》其实跟《阿凡达》异曲同工,那些自杀的老弱妇孺,光荣战死的赛德克勇士,其实都有着严重的殉道情结,在他们看来,这样能让他们的灵魂踏上彩虹桥,与祖灵相遇。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该“出草”时就“出草”,这才是《赛德克·巴莱》之于当下普通电影观众的最直接意义吧。

 

刊载于《南方人物周刊》2012年5月21日第16期

  评论这张
 
阅读(276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