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挪威的森林》:赤军式小清新  

2011-09-26 10:39:59|  分类: 佳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本风靡全世界的畅销小说,《挪威的森林》几乎成为整整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毫不夸张的说,在《挪威的森林》字里行间,埋葬了无数读者的青葱岁月。要把这么一部话题之作搬上大银幕,可想而知,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死忠读者难免会对电影横挑鼻子竖挑眼,不过这无关宏旨,电影《挪威的森林》自它从陈英雄导筒下呱呱诞生的一刻起,便有了作为文艺作品的独立品格,所以,无论怎么改动都是陈英雄的创作权利,无须时时把原著祭在那里来比照电影。

品味陈英雄的《挪威的森林》就好了,不用管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

在电影中,陈英雄为我们塑造出了一组日本青年的群像,而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处在一种莫名的恍惚和缥缈中(主角渡边算是最“正常”的了),生命也变得轻浮,17岁的木月,20岁的直子,还有初美,青葱年华便前赴后继,主动撒手人寰。

不过,不能把悲剧全归咎在他们自己身上,决定木月、直子们生死的,其实不是他们自己,而是196070年代整个日本的社会环境——渡边去看望直子的时候,他身后的大街上满是高呼口号的游行队,校园里的高音喇叭一直聒噪着的刺耳革命口号;在课堂上,几个激进的学生甚至闯进教室将老师赶下了讲台。

那是一个如火如荼的左派年代,满世界都是革命小将的身影——五月的巴黎大学生跟警察干上了,意大利的大学生则联合了工人们绑架并暗杀贪官污吏,联邦德国的大学生们成立了“红军”火烧资本主义工厂,在日本,走出校园的“赤军”更是在从巴勒斯坦到北海道的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

那是一个激情四射,群体性亢奋的年代,早稻田的优等生们放着好好的书不读,一定要举着毛主席和林彪的画像上街号召推翻“资本主义政府”,他们凶杀、爆破、劫持人质、危害公共安全,所有人都处在极度的左派迷狂中,一群被称为“联合赤军”的日本青年学生们甚至爆出了互相虐杀的人间惨剧。

渡边、直子和绿子的故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在那个时代里,或许东京的大学生们都是迷惘、躁动,不知所终的。影片看似构筑了一个远离政治喧嚣的纯爱故事,究其内里,还是对于那场左翼运动大潮下的青春感怀。

《挪威的森林》:赤军式小清新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纵观20世纪历史,带有左派色彩的“革命”一定会与青春、叛逆和性紧密结合在一起,而越走越偏激的左翼学生运动,最终也让日本的年轻人陷入了深刻的彷徨中,自杀、乱性、滥交,成为“革命”梦幻破灭后日本年轻人们发泄苦闷的普遍选择。

都是过来人,在如今这个消费主义的时代里,所有的记忆都已渐行渐远,唯有那份对爱与性的刺痛感,事隔多年,回忆起来还是如芒在背。在一个混乱、纠结、苦闷的时代里,性成为了年轻人们最简单有效的心灵慰藉。

直子20岁才有性冲动,但她不能行正常的性事,这或许正是那些为了莫名其妙的“革命理想”抛头颅、撒热血的赤军式青年们的隐喻——其实他们连成人的基本条件尚不能达到,便开始急吼吼的要砸烂这个世界,对别人残酷,归根结底是对自己残忍。

那些赤军式青年们,在青春尚未结束之前,生命便已经枯萎。

这正是《挪威的森林》里那种冷酷力量的源泉,在温情脉脉的“小清新”面纱背后,隐藏着赤军式的狂热与残忍。

生命的意义无所依归,焉能不死?

《挪威的森林》:赤军式小清新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父母双亡后的绿子打电话给渡边,哭求他带自己去看A片——“要最肮脏的那种”。

有人对陈英雄改动原著中这一台词的场景非常不满,仔细体味一下,实乃妙笔。

这,才是赤军式小清新的精髓。

在那一刻,绿子心中盈满了透彻心扉的悲催。

看《挪威的森林》,一定得先看《联合赤军实录》。

 

刊载于《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9月26日第33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