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武侠》:陈可辛版案件聚焦  

2011-07-06 13:39:35|  分类: 华语强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片明显的分成了上下两部分,前一个小时主要通过金城武扮演的徐百九的自述,来交待一桩见义勇为事件背后的隐情,不过重点还是在于揭示徐百九个人的心路历程,并通过闪回徐所遭遇的前情命案,刻画了他近乎偏执的性格和职业观;后一个小时则把落脚点完全放在了甄子丹扮演的刘金喜/唐龙身上,这位隐姓埋名的冷血杀手开始面对手足同胞的追杀,大展身手,后半段完全是甄大侠一个人的独角戏,若不是最后一刻金城桑赶来给大Boss王羽爷爷扎了几针,简直让人忘记了电影里还有这个侦探。

从叙事上来看,两段论的结构明显伤害了故事的完整性,不过导演陈可辛对节奏感的把控很到位,生生把《武侠》锻造成了一出古装摇滚大戏,从声效到剪辑,乃至全片的整体调度都是密不透风的,120分钟的影片看下来,丝毫不觉散乱。

《武侠》:陈可辛版案件聚焦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金城桑的表演没问题,按说这两年《如果·爱》《投名状》什么的,金城桑跟陈导的合作也多了,陈导对金城桑的表演风格了然于胸,所以能按照演员的长处来编制角色,孤独、内向的徐百九倒是跟金城桑很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最大的遗憾在于金城桑的声音,原声出演的金城桑很令人敬佩,但是他那一口夹生的川滇口音太让人出戏了,其实整部《武侠》的主要角色就他一个说方言,这似乎有点画蛇添足,按说徐百九还受过教育,不至于国文水平这么不过关。一定要以方言来突出金城桑,不妨找个声优嘛,这么大投资的片子,应当不差这点钱。

说徐百九受过教育是有根据的。金城桑刚出场时,我立马想起了《无头骑士》,此片中古装打扮的强尼·德普也是来到一个封闭的小山村,试图运用他的“科学知识”来破获一起超自然力量作祟的案件。当然《武侠》没有那么古,民国初年的事,但发生在蛮荒的西南边陲,整体看来,颇有时光倒流的穿越感。而金城桑甫一出场,就开始运用他的法医学知识头头是道的分析起来,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影片就进入了“案件聚焦”的轨道,活脱脱一个犯罪推理的套路,再加上相对封闭的空间,很有几分好莱坞惊悚犯罪片的调调。

《武侠》:陈可辛版案件聚焦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不过金城桑不走德普路线,随着案情的推演,金城桑身上的“神探伽利略”气质益发显现。谁说犯罪现场调查是美剧的专利?金城桑在《武侠》里丝毫不落格里森下风,而且天生丽质,火眼金睛,带着甄子丹回案发现场转了一圈,就在脑海里复原出了案发的实情。这再现功夫,真不是盖的。

金城桑对案情的所有分析都是建立在现代科学知识基础上的,看来,“赛先生”的伟岸身影早已抚过1917年的云南小山村,比起愚昧不堪、官匪勾结的1920年代的鹅城,《武侠》里的中国社会要昌明得多。

按照现代科学的观点,中国功夫跟魔幻是一个意思,但陈导偏偏让金城桑在片中一本正经的进行医学和物理学的解释。人体的神经系统——特别是迷走神经,成为了解释甄子丹武功高强的重要证据;金城桑遏制身体里的毒素、控制自己滥发的同情心、让甄大侠陷入没有呼吸和血压的假死状态,据说都能靠触发穴位影响神经系统来达到;而甄子丹的轻功了得,在金城桑的科学框架里,也是突然让质量变轻的方法使然——不用方舟子出马,这些说道显然都不是严谨的科学解释,但陈导就让金城桑一板一眼的在大银幕上展演他的逻辑,倒也别有更味。更重要的是,这一思维定势其实也映照了金城桑的性格:他坚信人性不可靠,只有逻辑、科学、法制这一干“现代性”的外在力量才是我们能够倚靠的东西。自始至终,金城桑都是身体力行着他的这一人生观、价值观,虽然为了捉拿甄子丹归案,也不能免行贿的俗,但金城桑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科学至上的精神,绝对是一以贯之的。

《武侠》:陈可辛版案件聚焦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相比之下,甄子丹则“油滑”得多,这位“七十二地煞”里的杀手干将唐龙,良心发现以后只身来到这个小山村避世生存,改名换姓为刘金喜,而且与汤唯扮演的村妇成家立室,生儿育女,自己还在乡镇企业——当地的纸厂打工,一家四口眼瞅着就奔小康了,可谓是其乐融融。不过这一五好家庭很快被不期而至的命案给打碎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金城桑终令得唐龙的真实身份曝光,此时,“七十二地煞”追杀前来,唐龙他们打不过,就在村子里大开杀戒,此时,《武侠》完全成了一部中国功夫版的《暴力史》。甄子丹背负新仇旧恨,不得不奋起一搏。应当说,剧情行进至此,前半段的推理探案已经完全结束,悬念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甄武指自导自演的动作大戏了。必须指出的是,与古板、僵化的金城桑比起来,甄大侠的伦理观也要辩证得多,在他的眼里,一人犯罪,乃是天下犯罪,奸人作祟,人人都是同谋者。应当说,这一带有系统论色彩的社会学理念相当新锐,对金城桑善、恶二元对立的伦理观形成了颠覆性的冲击。而这也让徐百九对唐龙迅速有了同情心,两大明星结成同盟,正式开始了反击黑恶势力的进程。

陈导用了大量MV式的慢镜来表现甄叔的武术魅力,拍的很漂亮,连红细胞都特写出来了,功夫片细腻至此,《武侠》开风气之先。不过甄武指受《叶问》的影响似乎很深,双拳交替快速挥出的桥段,怎么看怎么都像咏春拳的套路。

王羽爷爷的出场显然不仅仅是致敬这么简单,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当年的金刀大侠历经岁月的洗礼,益发显得霸气十足。王老爷子目睹唐龙断臂后“什么”那一声吼,气冲斗牛,不禁让人想起王阳明龙场长啸的典故。

《武侠》:陈可辛版案件聚焦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七十二地煞”走的是邪教路线,“教主”集大权于一身,对属下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唐龙良心发现,叛出师门,他与王老爷子扮演的教主之间的对决,也可以看作是一场弑父的成人礼——片中刘金喜并非己出的大儿子也参加了一场成人礼,两相对比,其间的隐喻,或可略见一二。

唐龙断臂,这当然是向王羽老爷子的代表作《独臂刀》致敬,拳怕少壮,站在王爷爷面前,正值壮年的甄大侠意气风发,舞起独臂来也是英姿飒爽,不落下风。

打斗场面很给力,就是教主的死有些草率,冒冒失失赶来的金城桑给王老爷子脚底心扎了一针,时值雷雨大风天气,教主显然没学过现代物理学,站在雨水泥泞里成了导体,只听咯嚓一声炸雷,教主就冒了烟。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的边疆风情也很有意思,山民们若要表达感情,总会通过唱山歌来抒发,不过前面的歌词都太大白话,唱的也不自然,一般都会笑场。但唐龙假死后,他的少数民族兄弟勒马于运尸车前,撕心裂肺唱出哀歌,在那一刻,倒是把手足情谊渲染到了极致——跟少数民族比起来,汉民族不尚歌舞,有了少数民族的背景,似乎让陈可辛导演又过了一次《如果·爱》的小瘾。

影片结束,窦唯的歌声响起来时,我突然想问一句:这电影跟“武侠”到底有什么关系?

时光网专稿

  评论这张
 
阅读(13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