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8号公路》:巴尔干天路  

2010-08-24 12:12:36|  分类: 纪录长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地图上看,保加利亚、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是东西相互毗邻的三个国家,地理位置并不遥远,在狭窄的巴尔干半岛上,正是这三个国家隔开了黑海和亚得里亚海,所以欧盟一直有个宏大的计划,要修建一条跨国公路,穿越巴尔干三国,打通黑海和亚得里亚海之间的交通联系。不过,十年过去了,8号公路还是停留在计划书上,迟迟没有动工。
       保加利亚导演德斯波多夫就这样上路了,他从黑海之滨的保加斯开始,一路西行,沿着计划中的“8号公路”路线,一直来到亚得里亚海畔的杜拉斯,用他手中的摄像机记录下了沿途的点点滴滴,便有了这部没有公路的公路纪录片。
《8号公路》:巴尔干天路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历史弄人,明明是鸡犬之声相闻的邻国,却是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德斯波多夫问保加利亚人,对8号公路开通后有什么畅想,人们回答:“这样就可以见到阿尔巴尼亚人了”。又问:“接触过阿尔巴尼亚人么?”答:“从来没有”。来到马其顿,又问:“对保加利亚人有什么印象?”答:“从没见过”。再问:“对阿尔巴尼亚人有什么印象?”答:“他们都像作奸犯科之徒。”
       这就是纪录片的魅力,它赤果果的向我们展示了现实的吊诡。当代史就这样硬生生的撕裂了同一片土地上的人民:三十年前,一个绑在“经互会”的马车上,一个属于倔强的铁托管辖范围,一个则是独自屹立的“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三十年后,原有的外力强权看似消弭,但种族和宗教冲突却此起彼伏,国家分分合合,战乱消消涨涨。马其顿人曾自豪的宣称,他们是前南地区唯一没有爆发战争的独立国家,但是现在,德斯波多夫用手里的摄像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定格在窗户上的弹孔。
《8号公路》:巴尔干天路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一个大胡子保加利亚老头告诉德斯波多夫,自己是个掘墓人,他觉得婚礼和葬礼都是人生必经的事项,他希望8号公路早点开通,他说马其顿人跟保加利亚人是一个民族,但是自己从未见过他们。
       一辆房车开来,车上坐着一对两鬓斑白的保加利亚夫妇,老者告诉德斯波多夫:他跟妻子结婚六十年,游遍欧洲,但从未去过邻国。
       一列火车驶过,火车司机告诉德斯波多夫,原先这里牛羊成群,现在,这里民生凋零,只剩老人和孩子;一个老者坐在火车上哭泣,他告诉德斯波多夫自己年幼时跟随大人逃难至此,一家人分属国境线两端,自此不能相见。
       一位山间神甫煞有介事的给德斯波多夫和他手中的摄像机撒了圣水,然后悲伤的告诉他:自己恐怕在有生之年看不到8号公路的开通了。
       一个卖小吃的地拉那老者对着摄像机侃侃而谈:他的亲友分属东正教徒和穆斯林,家里招待客人时都要做两份饭,以照顾两种不同的饮食禁忌。
       一个阿尔巴尼亚妇女对着摄像机哭泣,她的丈夫和儿子因为种族冲突而在家里被活活软禁了四年。
       最后,一个作曲家坐在湛蓝的亚得里亚海边,对着摄像机哼唱起自己谱写的《8号公路之歌》,但老作曲家抱歉的告诉德斯波多夫,自己已经记不清歌词了。
《8号公路》:巴尔干天路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无论有什么恩怨,三个国度的人们都在热切的期盼8号公路开通。
       片尾的字幕告诉我们:8号公路的计划最终被取消了。
       至此,8号公路成了一条永远停留在巴尔干人民想象中的天路。
       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刊载于《艺术世界·零食》2010年第8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