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2009-07-31 15:02:28|  分类: 恐怖院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能想象周星驰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连环杀手的样子么?如果你真的看到当星爷面对老弱妇孺痛下杀手,然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数着从被害人那里侵吞的赃款,再由石班瑜来几声标志性的“哈~哈~哈~”时,你会做何感想?也许我们永远无法接受世纪之交最出色的华人喜剧演员在大银幕上如此毁灭性的颠覆自己的形象吧。不过在我看来,这就是个纯粹的假设,因为周星驰永远也无法完全突破自己,去出演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连环杀人狂——我指的不是搞笑型的,而是塑造一个彻底黑暗、疯狂、犯罪天才般的杀人狂——就像一代喜剧大师查尔斯·卓别林在《凡尔杜先生》里面所做的那样。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查尔斯·卓别林在《凡尔杜先生》表现出来的艺术才华远在周星驰之上,这么说倒不是崇洋媚外,而是集编、导、演于一身的卓别林在《凡尔杜先生》中展现的那种混杂着幽默和血腥、交织着痛苦与怜悯、勾连着批判及希望的独特风格,恐怕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在世界影坛上也找不到合格的后来者。
 
血色幽默
       《凡尔杜先生》诞生于1947年,在此之前,卓别林经历了漫长的禁影时期(七年),其原因在于二战后的美国急速向右转:为防备苏联红军的钢铁洪流铸起“铁幕”,未想却在家里迎来了更为凶险的“麦卡锡主义”恶潮——虽然当时麦卡锡参议员还没有发表他那篇题为《国务院里的共产党》的臭名昭著的演说,但众议院里的“非美委员会”已经被确定为常设机构,好莱坞也开始了声势浩大的“驱逐异端”的运动,历来对共产主义抱有同情的卓别林自然遭受到了空前的压力,以至于他在长期的空闲之后才拍出了这部愤世嫉俗的《凡尔杜先生》——也就是由于这部电影,美国政府掀起了对卓别林的长期迫害,本片在全美许多地方遭到禁映,为此卓别林甚至在巴黎的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向好莱坞宣战》的文章,向全世界控诉他由于《凡尔杜先生》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但是此举却彻底激化了卓别林和美国政府的关系,美国政府几年后甚至趁着卓别林重返欧洲的机会公开宣布拒绝他再次入境。此后卓别林便隐居日内外湖畔潜心撰写回忆录——访欧的周恩来总理就是在这里接见了他——当然,若干年后卓别林还是赢回了在好莱坞的荣誉,而且获得了奥斯卡有史以来最常最热烈的起立鼓掌——但这都是后话不提。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从以上的介绍中我们不难读解出《凡尔杜先生》的时代背景——对于卓别林来说,当时是处在“血雨腥风”之中的,自己的艺术生涯随时有可能中断(而且的确短暂中断过),这让一位视电影如生命的艺术家如何过活?所以,这部《凡尔杜先生》无疑是带有战斗的血腥味的——用一位中国文豪的话来说,属于“匕首和投枪”性质的作品。
       《凡尔杜先生》的整体叙事风格很是荒诞,但这种荒诞乃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当男主人公凡尔杜行使他的杀戮计划时,卓别林特有的幽默感总能借着一股血色投射出来——例如每次杀害掉一位老年寡妇,卓别林总会用娴熟的手法数钱——那些受害者的遗产。卓别林在默片时代练就的肢体语言总在这时逗得人前仰后合,而这也符合主人公前银行职员的身份。但在笑容未收之际,观众们又能感受到凡尔杜身上的恐怖——杀人越货连接得如此娴熟,甚至有某种“艺术感”,许多年后我在《理发师陶德》里才能感受到相同的氛围。而从场景上来讲,凡尔杜可以边跳华尔兹边实施他的杀人计划(后世的《教父》常常边看歌剧演出边杀人跟这是同样的路子),影片也往往使用轻音乐来烘托气氛,从而将这种荒诞感推向了顶峰。而即使在凡尔杜被捕的那场戏里,卓别林也用了荒诞的表现手法——当他在舞会上被人认出来时,凡尔杜轻而易举的逃脱了追捕,反而是最后跟着警察看热闹又钻进了现场,在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凡尔杜甚至救助了指认他的原告,然而就在原告昏倒几次之后,终于倒在凡尔杜的怀里揪出了凡尔杜——此时的凡尔杜在警察的重重包围中只好束手就擒。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当然,凡尔杜谋杀警察的段落也是令人不寒而栗的,谈笑间取人性命,颇有后世《沉默的羔羊》里汉尼拔博士的风采——当然是喜剧版的。而他意欲在游船上杀人的段落,则是所谓“血色幽默”的经典段落:当凡尔杜处心积虑的把富婆安娜贝拉(一个因为中奖券而暴富的妓女)诱骗到湖心后,便开始实施他邪恶的谋杀计划,然而一次次出招却都被莫名其妙的化解,最后自己反而落得狼狈不堪。卓别林是设计动作场面的绝顶高手,这一段落无疑将卓别林的才华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在观众大笑之余,一定能体味到某种紧张的肃杀气氛,安娜贝拉的生命濒于危崖随时可能滚落的悬念始终勾连着观众的心理脉动。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动作设计中集悬念、幽默和恐怖于一体,恐怕只有卓别林能完成得如此水乳交融。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这种动作设计还体现在凡尔杜与富孀格罗柰夫人的婚礼由于安娜贝拉的到来而被撞破的那场戏中,一般来讲,这样的场景处理很容易流于闹剧的俗套,然而卓别林还是出色的发挥了他的导演功力,从场面调度到镜头切换——当然还有他自己的表演——都是天衣无缝。当然,在这个场景中,没有湖心杀人那场戏中那么紧张的悬念关联,故而稍逊几分。
       除了场景、动作设计以外,《凡尔杜先生》巧妙的剧情编织和暗藏玄机的对白撰写也功不可没——卓别林也是此片的编剧,他甚至因为此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奖的提名,足见这位喜剧大师文学功底之强悍。当然,奥逊·威尔斯的贡献也不能埋没,这位曾经导演过《公民凯恩》这样的经典作品的电影奇才才是《凡尔杜先生》的始作俑者——奥逊·威尔斯是《凡尔杜先生》的原始创意人,这个名头也被卓别林公允的打在了片头。
 
多重人性
       凡尔杜先生在片中的出场是个相当耐人寻味的镜头,当时阳光明媚,园丁们正在劳作,一切都沐浴在温馨、美好的氛围中,此时凡尔杜先生悠然自得的踱着方步出场,一不留神看到脚下正蠕动着一条粉嫩的毛毛虫,凡尔杜先生赶忙收住脚步,将毛毛虫轻轻的捻起来放到树叶上,这才放心大胆的走过了林间小道。
       这段戏的讽刺力之强,隔着六十余年的岁月风尘我都能清晰感受到。电影是存在于细节中的,卓别林的精心设计就体现在了这些细节之间。不过从一个侧面这也刻画出了凡尔杜的善良本性——本来身为一个小职员,凡尔杜工作勤勤恳恳,毫无怨言,却在金融危机中失业,为了养活残废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不得已才干起了连环杀手的勾当:凡尔杜专门找那些有钱的单身富婆,先以翩翩风度和满口谎言赢得对方的好感,然后借机将对方杀害,从而发一笔死人财——用这些钱凡尔杜可以养家糊口,等到财政拮据时再出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所以,从以上的人物背景中,我们不难体味出卓别林的良苦用心:凡尔杜是个多重人性纠结的人,面对家人和小动物时,他是天使;面对猎物时,他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不过《凡尔杜先生》中的道德界线其实是很明确的,就是简单的真善美。当凡尔杜简单的用一颗本心去面对事物时,他那善良的本性就开始焕发出光芒了。除了夸张的毛毛虫以外,凡尔杜先生另一个关键的举动就是收养流浪猫,当我们看到凡尔杜先生拿着食物去找到流浪猫时,小猫甚至迫不及待的爬到了他的腿上——这显然暗示着凡尔杜已经是照顾流浪猫的常客了(后来凡尔杜索性收养了一只流浪猫)。
       流浪女拉塞妮的出现则是全片的一个重要转圜,凡尔杜的善良也在与流浪女拉塞妮的交往中被渲染到了极致,本来拉塞妮是凡尔杜选定的毒药实验品,凡尔杜找她是因为她无亲无故,死了也不会有人追查。然而真见到拉塞妮,凡尔杜反而被其感化,不仅没杀害她,还让拉塞妮饱餐了一顿,并给了拉塞妮一点救命钱让她离开了。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在与拉塞妮的谈话中,凡尔杜了解到她的丈夫在战争中致残,但是拉塞妮不离不弃,为了照顾丈夫沦落为小偷也在所不惜。拉塞妮的此番表态显然触动了凡尔杜心灵最深处的敏感神经,实际上,凡尔杜与拉塞妮共享着同一个爱情观:爱就意味着牺牲自己照顾对方。所以,凡尔杜对自己只能坐轮椅的妻子同样关怀备至,对自己的儿子更是舔犊情深,从未有过怨言。显然,这也促使凡尔杜与拉塞妮更深入的交流了下去——接下来,他们又谈到了叔本华,谈到了叔本华的厌世哲学(当然叔本华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享乐主义者),以及他对女人的厌恶与唾弃。实际上叔本华的哲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凡尔杜为人处世的思想基础,所以凡尔杜对待女性的态度在骨子里是很轻蔑的(坦率的说,卓别林所有的作品都有严重的男权倾向)——当然这也是他敢于不断的杀害女性的心理基础之所在。
       拉塞妮这个形象是典型的卓别林式的人物设置,在《摩登时代》里,卓别林就安排了一个偷面包的流浪女;而在《城市之光》中,那位双目失明的卖花女也就是位改头换面的流浪女而已。须知卓别林本人也是出演流浪汉出名的,出身卑微的他始终将视角关注着最底层的民众,所以流浪者几乎成了贯穿卓别林电影创作始终的必备角色,而在《凡尔杜先生》里,主人公凡尔杜是位破产的小资产阶级,这显然与卓别林熟悉的套路有所疏离,为了让剧情更具穿透力,也为了让讽刺的棱角直戳社会的最痛处,拉塞妮这个角色自然也是不可或缺的。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同时,拉塞妮的遭遇也点出了“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的批判主题,对于拉塞妮这样一个孤苦无助的流浪女,整个社会是冷漠的,那些家财万贯的富豪们完全没有理会,只有凡尔杜这个连环杀人狂会伸出援手,本身就给凡尔杜的所作所为笼罩了一层诡异的合法性(其实只要留心观察一下身边,你会发现帮助穷人的大都也是穷人)。
       但是,当凡尔杜面对他选定的那些猎物时,就悄然戴上了一副魔鬼的面具。塞尔玛、莉迪亚、格罗柰、安娜贝拉,纷纷成为(或即将成为)他罪恶之下的冤魂;而时而是船长博纳尔、时而是工程师弗雷洛的凡尔杜用出色的演技俘虏了广大中老年妇女的心——实际上卓别林在此片中一人分饰了多角,从而将一个虚伪、狡诈的变态杀手的内心世界展现得淋漓尽致。当凡尔杜杀人前,他会堆砌起满嘴的甜言蜜语,甚至怅惘的对着窗外的月亮咏叹一会儿,才会缓步踱进受害者的屋子——此时的恐怖音乐难免让观众心弦骤紧,而这种大起大伏之间便也将凡尔杜的复杂人性呈现在了大银幕上。
 
 现实之镜
       《凡尔杜先生》强调的一个时代背景就是二战前席卷西方的金融危机,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凡尔杜不得不为了欲壑难填的金融市场源源不断的送去真金白银——杀人致富后的凡尔杜想也没想就将财产投入了证券市场想捞一笔,未想到遇到空前的股灾,他只能不断的接到股票经纪人打来让其赶紧寄钱的电话,然后,便是继续杀人。
       卓别林坚定的反法西斯立场勿庸置疑,《大独裁者》就是最好的写照,在《凡尔杜先生》中,卓别林也使用了大量的新闻资料来强化法西斯篡权后的恐怖气息,而在这场危机几乎让每一个观众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这种危险是弥漫在身边每一个角落的,在生活的每一个环节里,似乎都潜藏着难以名状的危险。说实话,这样的情节在今天看来也是活生生的——金融危机已然爆发,今后将以何种趋势收场还很难说。在当前的背景下再看《凡尔杜先生》,无疑有着某种奇妙的历史循环感。而这种历史的巧合,使得《凡尔杜先生》中的恐怖穿越时空,真真切切的深入到了我们的现实中。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在影片之前的大部分段落里,恐怖是在凡尔杜与“猎物”间看似如火的爱恋中迸发的,如果说格罗柰对凡尔杜的追求总在推三阻四,莉迪亚则冷漠得有些不近人情,而塞尔玛又故作矜持,那安娜贝拉的愚蠢和亲昵便是对凡尔杜心狠手辣最好的反衬。在面对安娜贝拉时,凡尔杜是周游世界、博学多才的船长,他会用肉麻的“小鸽子”称呼来哄骗这个女人,但就在这看似不可理喻的周旋中,安娜贝拉反倒是傻人有傻福的逃脱了被害的厄运。
       与流浪女拉塞妮的重逢成为凡尔杜命运的关键转圜,这位昔日寄人篱下的流浪女因为嫁给军火商,已经一夜暴富了。不过与拉塞妮重逢的凡尔杜并未想着去打点什么秋风,而是坦诚的告诉她自己没钱了——在妻儿离世后,凡尔杜已经成了浑浑噩噩过日子的行尸走肉,不过拉塞妮倒是知恩图报,带着凡尔杜到了豪华餐厅大块朵颐,不过也正是此举使得凡尔杜最终被发现。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在与拉塞妮重逢后,凡尔杜发现一个骗子正在巧舌如簧的博取他人的信任,这令得凡尔杜大动肝火,凡尔杜本是骗中前辈,轻而易举就识破了对方的嘴脸,接下来,凡尔杜与年轻的骗子来了场滑稽的互抽耳光的戏——想必卓别林也是用这个情节来说明对于不法行为的奚落与嘲弄吧。
       在凡尔杜被捕后,他迅速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甚至有人直接跑到关押他的牢房里要其写点忏悔录之类的东西,然而当来者说到“法网难逃”时,凡尔杜迅即反诘到:“是啊,法网难逃,专抓小的”。显然,这句话又一次重复了拉塞妮初次出场时带来的那种震撼。凡尔杜自始至终是自决于其所在的社会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反叛者,面对外部社会加诸给他的一切规约,凡尔杜都视若无物——即使牧师前来为他做临终祷告,凡尔杜也义正词严的拒绝了。所以,凡尔杜是昂首挺胸走向绞刑架的——当然,对他这种滥杀无辜的变态行为,我们理应批判,但卓别林塑造这个人物的用心乃是为了抨击当时美国社会的黑暗,所谓娇枉难免过正,瑕不掩玉,《凡尔杜先生》总体格调还是值得肯定的。
《凡尔杜先生》:喜剧大师的恐怖转身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凡尔杜先生》中还有个反复切换的过场镜头:疾驰的火车轮子。实际上在我看来,这里不仅仅是简单的空间转移的概念,而是暗喻着某种碾碎一切的力量;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对某种只向前进,但没有反思的社会思潮的有力控诉——疾驰的火车轮象征着当时的美国社会正处在高速发展期,但效率的突飞猛进似乎也难掩公平的缺失,在“朱门酒肉臭”的背后,正是满目的“路有冻死骨”。
       由此我们也不难理解,《凡尔杜先生》的主旨其实落脚在对“善”与“恶”两个概念的考量上,这也是凡尔杜在临终前反复强调的,他始终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是大恶——即使是恶的,也比那些资本家、政客要善良得多。无疑这对于犯罪题材的电影来说是革命性的,后世许多犯罪片例如《七宗罪》中对于善恶标准的拷问,都可以在《凡尔杜先生》里找到影子。
       此外,我国引进的配音版《凡尔杜先生》在配音艺术上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邱岳峰用声音塑造的凡尔杜几乎不落于卓别林的下风,那段经典的法庭陈词至今听起来还是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刊载于《看电影·午夜场》08年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617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