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精选

 
 
 

日志

 
 

《花木兰》:弱智的东方贞德  

2009-11-26 14:19:09|  分类: 华语强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艺术家的心思是不可揣测的,所以我始终搞不懂马楚成在想什么,除了十几次笑场、赵薇和陈坤时时留下的眼药水、维塔斯雷人十足的客串以及莫名其妙的剪辑节奏以外,《花木兰》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堆晃得人眼晕的特效胶片。
       改编民间故事我举双手赞成,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么多历史文化宝藏,就等着电影工作者们来挖掘,不然全便宜了好莱坞那帮孙子了——不过话说回来,《花木兰》正儿八经被全世界电影观众(也包括中国电影观众)所熟知,还得感谢好莱坞——要不是1998年迪斯尼那部动画片,我真怀疑究竟还有多少华语电影人能记得有个《花木兰》的故事可以供他们改编。
       于是就带着期待去看中国人自己拍的《花木兰》了,当然看的时候会下意识的与迪斯尼的相比。不过看了十分钟就发觉马导是有野心的,没有照搬迪斯尼的剧情,所以房祖名绝不是木须龙,小徐娇也不是被逼着相亲的少女木兰,就连单于的族属也从迪斯尼的“匈奴”变成了片中的“柔然”——这一点显然更符合历史考证。好吧,马导是有追求的,但是,然后呢?
《花木兰》:弱智的东方贞德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陈坤饰演的七皇子拓跋宏(就是那个改姓迁都的魏孝文帝)早早的就发现了赵薇女扮男装的秘密(房祖名扮演的小虎更是在她报名时就心知肚明),接着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成就了花木兰,她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这场戏里也有点对战争残酷本性的反思),便使得自己的秘密在军中得以保全,从此武运亨通。但是,我不得不遗憾的指出:这位花木兰固然武功盖世,却毫无“女人味”可言(当然说这话很有点男权色彩),代父从军故事的基本矛盾就是男装下一颗女儿心的时时冲撞,可在马楚成的导筒下赵薇完全成了“女儿身、男儿心”的异性癖患者,小时候就是个争勇斗狠的假小子,长大了便是舞刀弄枪,片中没有一丝一毫对花木兰女人心事的展现——除了结尾。
       花木兰与拓跋宏相爱不能相守的结局可能是全片唯一能让人有点回味的地方(为拍续集埋下伏笔?),而七皇子微服参军也成了全片唯一的包袱——不过这也有点文不对题,本来花木兰才是潜伏在军中的最大秘密,最后反倒让一个硬塞进来的七皇子抢了风头。而七皇子通过假死来锻炼花木兰的心智亦是囧翻了整个电影院,后来又是七皇子割腕喂血给花木兰来救其性命——割就割吧,还要一天割好几回,看来这不含三聚氢胺的人血就是好使。
《花木兰》:弱智的东方贞德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迪斯尼在动画片里恰到好处的揉进了中国人传统的祖先崇拜文化,并通过木须龙的角色解决了花木兰在男性军营中十余年不被揭穿女儿身秘密的逻辑难题(此前我一直对一名年轻女子混迹于男性军营的故事充满了龌龊联想),而马楚成的电影里只给了花木兰洗夜澡遇到七皇子和为避免尴尬违心认罪两个情节,更为吊诡的是,那个差点害死木兰的某国舅的玉佩从此就下落不明,房祖名跳到河里也没找到,然后这条线索便戛然而止了——那你老特写这块玉佩干嘛呢?
       影片对反派的描写一开始倒是突破了迪斯尼的脸谱化,迪斯尼画笔下的匈奴人只不过是一群昼伏夜出的恐怖分子,而马楚成在片中给了柔然王室较为立体的描摹——不过老单于已经堕落成了和平主义者,柔然公主更是整天莫名其妙的想嫁到北魏去和亲(联想到迪斯尼的《花木兰2》,这样的人物设置简直天理难容),只有胡军饰演的门独王子是睡在老单于身边的拉姆斯菲尔德,他性情残暴、一心掳掠,而且弑父娶妹,罄竹难书——于是,好不容易立体了点的柔然人又迅速的被脸谱化了,合着还是只有门独一个人是大坏蛋,其他的人都是渴求和平的,这不还是个恐怖分子作祟的局部冲突嘛?哪里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间的全面战争?

《花木兰》:弱智的东方贞德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果然,被恐怖份子化了的柔然人的命运很快也降临到了北魏人身上,花木兰在柔然公主的襄助下夜袭单于大帐,斩杀了门独,还捎带手救出了被俘的七皇子。好嘛,“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的金戈铁马最后只是成全了一场个人英雄主义的表演秀——这个情节显然是对迪斯尼版本的移植,可惜,人家最后那场花木兰救驾的戏展现得跌宕起伏又趣味横生,马导这里却只踹飞了维塔斯便完事。此外,迪斯尼的花木兰巧用火器,制造雪崩消灭了匈奴大军;马楚成的花木兰却只能如张飞般勇莽(我严重怀疑那场沙尘暴的戏本来是想抄袭迪斯尼的雪崩来着,只不过最后没抄好),连女人的心思细密都没有,遑论兵法?
       纵观世界历史,花木兰无非是东方的贞德(或者反过来说),只不过俺们这旮不依赖上帝的神秘启示,所以贞德在奥尔良的奇迹被花木兰置换成了另一套说辞——赵薇在与胡军对峙时掷地有声的直陈“我们的队伍里有汉人、羌人、氏人、鲜卑人、匈奴人,没有羊”,已经挑明了各民族团结一心抵抗外敌入侵的影片主题(可惜赵薇念了别字,应该是“氐”【di】人而不是“氏”【shi】人,即使是“月氏”也该念【zhi】);赵薇在弹尽粮绝时“将军可以弃我,国家可以弃我,但我花木兰绝不背叛国家”的一番肺腑之言,更是传达出了国家主义的强大精神力量——看来,《建国大业》在大银幕上掀起的国家神话浪潮,一直延续到了特区导演心里。而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李玖哲扮演的高干子弟最后与房祖名扮演的贫下中农共生死的情节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不管是不是恶官酷吏,只要为了国家卖命,就是可以被赦免的。抽象的“国家”,成了衡量一切作为的终极标准——于是,马楚成的《花木兰》最终与女权主义无涉,倒是有了与汤晓丹《傲蕾·一兰》的异曲同工。
《花木兰》:弱智的东方贞德 - 图宾根木匠 - 十分钟,年华老去。
       只可惜,在马楚成的导筒下,这个东方贞德显得如此的弱智。说是代父从军,却只见花木兰对国的忠诚,不见对家的牵挂,迪斯尼苦心设计的花氏大家庭,在马导这里亦成了孤零零的父女相伴,中华文化中传统的家国一体也就此消弭。都说约翰·吴的《赤壁》雷人,看到《花木兰》,方知吴导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历史剧不是人人都能拍的。
       当然,马楚成没有拍好,不代表花木兰不能拍,中国影人1927年就拍过《花木兰》,八十多年的时间,已经有了五六个大银幕版本,这个传统不能断。中国人的题材,还是得中国人来发扬,总不能全仰仗迪斯尼的贩卖吧?《花木兰》电影可以有,电视剧可以有,漫画、舞台剧、甚至《花木兰》电子游戏都可以有,文化创意产业要振兴,别老急着拾人家的牙慧,一定要深入挖掘老祖宗留下的宝藏,反复打磨,不断赋予新意,这才是王道。
       弱智不要紧,多弱智几次,自然就会有不弱智的东西出来——当然,前提是劣币不能驱逐良币。
 
       南方网专稿,转载请注明!
      《成都晚报》09年11月24日19版居然盗用此文,代表月亮鄙视丫!
  评论这张
 
阅读(27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